中国有限公司官网

8万东航人的严峻时刻

开源节流,全力以赴。

文/ 陈晓平 鄢子为 编辑/ 陈晓平

雪上加霜。

3月21日,中国东航一架波音737客机失事。东航官网变成黑白色,高管集体默哀,宣布停飞旗下全部波音737-800飞机。

截至2022年2月底,这家上市公司合计运营752架飞机,737系列共289架,占比近4成。

停飞是暂时的,消费者信心修复则需要时间,东航潜在损失无法估量。

这出悲剧,又发生航空业惨淡的境况下。过去两年,东航已经亏掉至少228亿,公司上下,一直在全力开源节流。

艰难时刻,考验着东航8万多员工及其管理者。

两头挤压

这两年,东航已亏掉了前5年赚的钱。

2015-2019年,东航一直业绩不错,净利润总和为213亿元。2020年至今,航空业遭受重创,经营惨淡,东航利润回吐干净。

2020年,东航一年亏损118.35亿,两个月前预告,2021年至少再亏110亿元。亏损的原因主要有两个,一是,国际航空客运需求处于低位;二是,燃油价格上涨,加重了成本负担。

2021年上半年,东航只有13万国际旅客,2019年同期,则有872.5万人次,连正常年景的2%都不到,国际航线几乎完全停摆。

今年情况也不乐观,前两个月,东航国际航线载客人次依然萎靡,仅3.3万人,在去年基数极低的情况下,还少了4000人。

国内市场也在缓慢复苏中。2022年1-2月,国内航线载客1062.7万人次,有一定增长,仍仅为2019年情况的6成。

油价不断飙升。

油费是成本大头,2021年上半年,占东航总成本的比例达25%,高达97.7亿元。

东航内部有个专门小组密切跟踪,研判国际油价走势,运用期货手法,已对冲了部分涨价风险。“2021年,油价同比涨了7%,东航航油成本增加人民币6.86亿元。公司通过航油套期保值交易,冲抵航油成本人民币5.8亿元。”

纵然如此,布伦特原油价格已上涨至每桶100美元以上,相较于2022年初每桶价差超过20美元,依然在无情抬高东航的成本。

据东航测算,在不考虑燃油附加费等因素调整的情况下,基于2020年实际运行航班用油量,如平均航油价格上升5%,公司净利润将下降5.19亿元。

需求侧依然萎缩,供给侧成本太高,两头挤压,东航承受的压力不言而喻。

此事涉事航司为东方航空云南有限公司,是一家非全资子公司,东航持股65%,云南国资委持股35%,76亿的净资产,家底最为殷实。

严峻挑战下,东航云南业绩也出挑,去年1-6月,它是东航一众控/参股子公司里唯一赚钱的,营业收入35亿元,净利润3300万元,其他的均大亏。

这出悲剧的发生,无疑将重创东航较有实力的子公司。

节流开源

在过去两年,用东航官方口径,就是用精细运营,“全力以赴拓源增收、压降成本”。

一家航空公司的成本主要包括:油费、机场起降费、餐食、职工薪酬、飞机发动机修理费用等。

油价控制不了,就降油耗。

东航推广轻质餐车、优化配餐和加水重量等举措,降低燃油成本,提高商务载重,单是2020年,公司全机队静态减重约125.40吨,动态减重59.51万吨,模拟测算节约燃油1.21万吨。国内航空煤油采购价格一般在5500元/吨上下,这项举措就能省出6600万元左右。

另有一项是减少人工开支。

要说明的是,东航并未裁员,2020年员工数为81157,比2019年多了,可也只多了21个人。薪酬总数大为减少,总额从197.42亿降至169.97亿,平均每个人减少了约3.4万元。

其中,高管大概率减薪更多,以披露的董秘汪健为例,2019年他的年薪酬总额为156.09万元,2020年,薪酬总额146.59万元,实发薪酬仅为56.59万。

2021年上半年,东航职工薪酬数额达89亿元,比2020年同期多了11亿元,上涨幅度达14.5%,工资应该有回补。

非常时期,东航也想办法开源,推出了新服务和产品。

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,空运商机出现,东航会同兄弟公司东航物流快速响应, 临时性改造现有客机,以“客改货”等方式执行非常规客机航班,2020年共执行非常规客机航班6601班。

2020年6月,其首推航空旅游套票产品“周末随心飞”,允许乘客在一定期限内,每周末不限次数乘坐其承运的国内航班的经济舱座位,激发旅客出行需求。

2021年4-7月,短短三个多月,连推三款产品;前程万里,一款直接按航线距离出售和使用的航空旅行产品;引荐人计划,用户邀请好友前往指定购票渠道购票,受邀者和引荐人可分获优惠奖励、积分;“易享退”,一项面向旅客的“无损便捷退票”服务。

东航还携手国铁集团,将东方航空APP、12306APP两者系统对接,在全国首次实现“飞机+高铁”一站式联订。

这一次空难,“飞发修理(飞机及发动机修理费)”费用引人瞩目。

对比来看,2020年比2019年,东航增加了7100万的支出,2021年上半年又比上年同期增加2个亿。

这说明,在困苦时期,至少在预算方面,东航确实践行了“三个敬畏”(敬畏生命、敬畏职责、敬畏规章),没有缩减维修经费。

改革图存

面对百亿级的亏损,节流终究是杯水车薪,东航亟需“输血”。

2020年,公司已累计发行超短期融资券772亿,公司债20亿元公司债,确保公司资金链安全,现金流满足公司生产经营需要。

控股股东东航集团伸出了援手。

根据2月初最新的公告,东航拟向集团发行约24.95亿股,募资总额预计为108亿元,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。这项定增案成行,将大大缓解东航现有压力。

东航并没有停留一味“补血”,内部也在求变,持续深化劳动、人事、薪酬制度改革。

2021年1月,一场简朴而隆重的签约仪式,东航揭开了其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的序幕。

相比过去的绩效考核,新的管理制度增加了任期合约,要求制定的年度目标和任期目标有“摸高”机制,挑战更高经营目标。任期考核以战略为导向,作为薪酬激励、岗位聘任的主要依据。

一年来,东航集团并表子企业97.82%全面完成签约。

与过去兑现绩效的多少相比,考核更严格、更刚性;如果没有完成指标,绩效兑现为零,且强化退出机制,在方案上、合约中均要有“年度考核达不到百分制的70分”“年度主要指标达不到70%”退出的“双70”退出条款规定,管理人员在任期内连续考核不达标时,必须退出。

“签了和没签大不一样!”东航宣传部在一篇评述文章中,引述中国联合航空负责人如此感叹。

这些改革,不只有助于短期纾困,也利于持续增强后劲。

全行业低迷时刻,这起空难无疑增加了东航的经营压力,延缓其复苏进程。3月22日,东航股价遭受重挫。

从综合实力来看,它依然是一个有价值的标的。

截至2021年6月末,公司机队平均机龄7.4年,在全球大型航空公司中,拥有最精简高效机队之一,在综合运营上很有优势,且依托于上海这一航空枢纽,在上海虹桥机场和浦东机场拥有最大市场份额。

悲剧必须铭记,而严峻时刻也终会过去。

(作者:陈晓平,鄢子为 编辑:陈晓平)

Back To Top